首頁 > 新聞資訊 >媒體聚焦
大國重器樣本杭汽輪:60年風雨鍛造中國重器 高層欽點鼓舞人心

來源:證券時報 發布日期:2018/8/5 10:50:37 作者:李小平

來源:證券時報 證券時報記者:李小平

說起杭州半山一帶,老底子的杭州人記憶里,都會聯想到杭鋼、杭汽輪、杭氧、杭鍋等重工業企業。那些年,這些工業大廠幾乎占據了杭州經濟的半壁江山。曾幾何時,這里廠房林立、機器轟鳴,數以萬計的產業工人騎著自行車,每天進出廠區。而今,伴隨杭汽輪整體搬遷的啟動,曾經熱熱鬧鬧的半山工業區將歸于平靜。

從杭州半山腳下走出來的杭鋼股份(6.320, 0.00, 0.00%)(600126)、杭汽輪B(7.080, 0.00, 0.00%)(200771)、杭氧股份(16.360, 0.00, 0.00%)(002430)、杭鍋股份(7.880, 0.00, 0.00%)(002534),雖然同為上市公司,但戴著B股帽子的杭汽輪,卻往往不被投資者熟知。不過,該公司的江湖地位卻不可小覷。用杭汽輪人的說法,他們是名副其實的國之重器,幾乎每一屆黨和國家領導人,都會給公司送來關心和問候。

杭汽輪到底是一家怎樣的公司?為何能獲得高層的頻頻點贊?面臨搬遷的杭汽輪,將獲得怎樣的特殊待遇?在B股這個特殊群體,杭汽輪有著怎樣的經歷和感受?又有著怎樣的想法?為此,證券時報記者近日前往杭州半山進行了深入了解,并與公司董事長鄭斌進行了一次面對面對話。

  茅草棚里飛出的金鳳凰

杭州汽輪機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是創建于1958年的杭州汽輪機廠,位居杭州半山腳下的石橋路357號。如今,雖說周邊高樓拔起,但置身工廠大院,仿佛可以瞬間回到那個激情燃燒的歲月。

60年前,一群從未見識過“汽輪機”的人,靠著“振興民族工業”點燃的激情,在“茅草棚”里,制造出了浙江第一臺“沖動式”汽輪機。“因為當時各方面的條件比較簡陋,所以這臺汽輪機生產出來之后,前來參加技術驗收的捷克專家,就把它比喻為‘茅草棚里飛出的金鳳凰’。”杭汽輪董事長鄭斌對證券時報記者感慨道。

鄭斌1981年正式成為杭汽輪的職工,但很多杭汽輪人卻說他是1964年進廠。為什么?這與鄭斌的出生背景有關。出生在半山腳下的鄭斌,對杭汽輪有著特殊的感情。1958年杭汽輪建廠時,鄭斌的父母親就是第一代創業者。1964年,鄭斌在杭汽輪的大院里面出生。受父母親的影響,鄭斌也在1981年正式加入到杭汽輪并工作至今。切身地體會和感受著杭汽輪幾代人辛勤耕耘、幾代人的努力。

鄭斌說,杭汽輪60年發展歷程中,有很多鼓舞人心、感動人心的事例。比如,2016年習總書記到神華寧煤項目現場視察,他站在由杭汽輪設計制造的全球最大的十萬等級空分裝置用工業汽輪機面前,由衷地發出“社會主義是干出來的”的感嘆。習總書記的這句話,給了我們很大的信心和鼓舞,也說明杭汽輪在中國的裝備制造方面,真正成為了國之棟梁。

從事汽輪機生產的杭汽輪,雖說不被外界熟知。但是,該公司在國家領導人心目中的分量卻不輕。杭汽輪的廠史館中,展示著各個時期黨和國家領導人對杭汽輪的關心。在杭汽輪人的記憶中,從中央到地方,幾乎每一屆的中央領導,都會到杭汽輪視察。“這說明什么?一是表明各級領導對企業的關心、關懷;另外也反映出這個企業在整個國家發展中的戰略地位和作用。”自首臺750千瓦汽輪機落地,到如今能制造全球最大的工業汽輪機,60年來,杭汽輪幾乎囊括了國內工業汽輪機首臺套的設計和制造,中國各經濟發展時期重點建設工程項目的國產工業驅動汽輪機,絕大部分也由杭汽輪提供。如:國產第一臺大型乙烯裝置驅動裂解氣壓縮機用汽輪機;國產第一套500萬噸/年煉油裝置驅動用汽輪機;國產第一臺4.8萬立方米大型空分裝置驅動用汽輪機等。

鄭斌稱,汽輪機被業界比作裝備制造業的皇冠,廣泛應用于石油、化工、冶金、輕工、國防建設等領域。能否自主制造工業汽輪機的國家,代表著一個國家工業體系是否完備。甚至可以說,如果一個國家不能制造工業汽輪機,連國家安全都沒法保障。在國防建設,以及重大的海裝設備等方面,都會使用我們的這些核心裝備。我們制造的產品,是真正的國之重器,而且這些裝備,真正體現了中國動力(23.900, 0.00, 0.00%)。

煉造了中國重器的杭汽輪,使得市場對公司的搬遷補償,多了一份期待。近年來,為了順應城市的快速的擴容,杭州半山腳下的工業重企紛紛遷出。比如,杭氧股份于2009年正式遷入至臨安;杭鍋股份于2013年正式搬遷;杭鋼股份的半山鋼鐵基地,于2015年徹底關停。根據計劃,杭汽輪將于2020年前,整體搬遷至杭州臨平的經濟開發區。

鄭斌稱,杭汽輪的搬遷,是公司實現升級發展的必由之舉,杭州市也高度重視。基于杭汽輪產業地位的重要性,也基于杭汽輪多年來在杭州市的突出貢獻,市政府專門開了協調會,最后按照“一廠一策”的政策,來支持杭汽輪的搬遷發展。

  業績起伏背后的秘密

肩負著大國重器的杭汽輪,雖說戰績滿滿,但作為一家上市公司,也時常遭遇不解。

杭汽輪是杭州汽輪動力集團的核心企業,于1998年4月在深交所B股上市。財報顯示,杭汽輪1998年上市之初,公司當年收入僅為3億元,凈利潤為7200萬元;2017年,公司營業收入為34億元,凈利潤為6800萬元。換而言之,從當年上市到現在,雖然銷售收入有著較大幅度的提升,利潤卻好似坐了個過山車幾乎又回到原地踏步。

面對公司遭遇的尷尬,鄭斌對記者直言:“這個問題,確實是中小股東關注的問題。從表面上來看,杭汽輪的利潤增幅跟不上銷售收入增速。但其實,杭汽輪為我們國家所創造的社會效益,很難用數字去衡量。所以,不能簡單看我們財報。可以說,當年的狀況跟現在的狀況是完全不一樣的。”目前,杭汽輪的工業汽輪機主要的競爭對手,包括德國西門子、美國GE、日本三菱等跨國企業。在杭汽輪未能生產出市場上同等功率性能的汽輪機前,國內用戶幾乎完全依靠進口。而當杭汽輪能生產出來后,就會跟上述跨國企業的直接競爭,但產品的售價,往往比國外同類產品的便宜30%—40%。鄭斌說:“同臺競爭的關鍵點在哪里?就是價格。由此可見,當年如果沒有杭汽輪,他們的價格是多么離譜,因為當時我們只能是進口。”

據悉,憑借著不斷的技術攻關和產業升級,如今在工業汽輪機方面,杭汽輪與西門子等國外企業已處于同臺競爭狀態,價格方面幾乎沒有優勢,有的品種,杭汽輪的價格甚至比西門子等國際企業還要高。比如說2017年,杭汽輪參與的國內、國際項目的價格,與德國西門子、美國GE、日本三菱等幾乎都在一個水平線。這種競爭的結果,就是工業汽輪機的整體售價往下掉。

與此同時,鄭斌還表示,隨著這些年技術的不斷發展,汽輪機的價格往下走,而我們的勞動力成本卻在大幅往上走,這也影響了公司業績增長。不過,關鍵的問題,還是因為當年的價格高,而當年的價格高是因為國外企業壟斷所致,因為我們國家沒有,所以它的價格高得離譜。

杭汽輪上市20年來,2012年猶如一道分水嶺。數據顯示,2012年,公司報告期內實現營業收入45億元,凈利潤7億元。這也是杭汽輪過去20年,交出的最好成績單。但隨后兩年,公司業績出現了斷崖式下滑。不過,2016年以來,杭汽輪的收入和利潤又重返增長模式。“從杭汽輪這幾十年的發展過程中來看,2012年確實是分水嶺。這主要是行業自身發展的原因造成的,另外宏觀經濟環境也有影響。”對于公司近年來的業績震蕩,鄭斌解釋稱,杭汽輪生產制造的產品,屬于投資拉動類產品,它的景氣度跟國家的高速發展是密切相關的。2012年以前,我們國家在許多領域的建設,處于一個高速發展的階段,從而帶動了汽輪機這類產品的需求。但是這種情況,在2012年后開始改變,隨著產能調控的加強,以及環保政策趨嚴,國家對盲目投資、未披先建項目采取嚴厲管控,很多項目戛然而止。如此以來,杭汽輪工業汽輪機的銷售自然會受到牽涉。那時,杭汽輪的直觀感受是,“我們主要的客戶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突然從2012年開始,幾乎沒有審批過新的項目,部分原有在建的項目也停了下來。所以,財報上也反映出現了,按照我們公司內部的說法,叫斷崖式的下降,也就是大家說的‘分水嶺’”。

近兩年,杭汽輪的業績有所好轉,這里既有公司自身轉型升級方面的原因,主要還是部分原先喊停的項目通過后期整改又恢復了。“比如中石油、中海油、中石化這些客戶,后來也開始有一些項目審批啟動了。所以反映輪2016年、2017年財報身上,就出現了比較好的現象,至少比前面兩三年情況要好。但是,這不足以判定市場已經全面回暖。目前,我們還是視之為脈沖現象。”

對于自身產品的競爭力,杭汽輪充滿自信。2017年1月,杭汽輪中標大連恒力石化項目,合同金額達到5.88億;2017年6月,公司又中標浙江石化項目,涉及合同金額約5億。以恒力石化項目為例,按照以往慣例,壓縮機和汽輪機是打包銷售的,用國外的壓縮機,絕對不會選國產汽輪機。

但是,這次情況不同。用戶大連恒力就明確告訴競標的跨國企業,要來投標可以,但是汽輪機必須用杭汽輪生產的。鄭斌說,“這兩個裝備之間的銜接,其實涉及很多的問題,不是簡單的誰先誰后,而是整套系統的方案,都得重新設計。能拿下這個項目,這也充分反映了杭汽輪為客戶解決問題的能力得到認可”。

  “國家工程”的進與退

近日,美國政府對中興的“禁芯令”,讓國人意識到“中國芯”的重要性。殊不知,在“十三五“規劃綱要公布的中國計劃實施100個重大工程及項目名單,培育集成電路產業體系排名34位。而這份榜單中排位首位的,是航空發動機及燃氣輪機。

用業界的話說,如果汽輪機是裝備制造業的皇冠,那么燃氣輪機就是皇冠上的那顆明珠。目前,世界上只有美、英、俄、德、法、日等少數國家,具備獨立研制先進燃氣輪機的能力。這些國家借助技術優勢和綜合國力,開發了從幾十千瓦到幾十萬千瓦的不同功率檔次的燃氣輪機,并將其廣泛應用于軍民領域。

為了拿下這顆皇冠上的明珠,杭汽輪已將其列入未來發展的重中之重。鄭斌對記者稱,從2014年開始,杭汽輪就開始往燃氣輪機方面努力,專門成立團隊,將燃氣輪機作為企業未來發展的主要研發產品,作為杭汽輪未來發展高端產品的重中之重。燃氣輪機的研發需要技術、資金、人才的高度密集投入,客觀上需要較長的研發周期,實現突破并非易事。為保持其燃氣輪機技術優勢,并在市場競爭中始終處于領先,西方發達國家都制定了燃氣輪機的專項發展計劃,如美國的ATS計劃(先進透平系統計劃)和CAGT計劃(聯合循環燃氣輪機計劃)、歐共體的EC-ATS計劃、日本的“新日光”計劃和“煤氣化聯合循環動力系統”等。

2012年,為了進一步提升我國航空發動機和燃氣輪機行業的自主創新能力,國務院批準設立“航空發動機與燃氣輪機”國家科技重大專項(“兩機專項”)。經過長達4年的論證,國家技部于2017年3月宣布,航空發動機和燃氣輪機專項已經啟動。按照“兩機專項”實施方案,在2020年前,我國將投入千億資金,支持航空發動機和燃氣輪機產業的發展。

從千億政策扶持資金,不難看出“兩機”研制的重要和復雜性。鄭斌說:“單單靠一家企業,是絕對是做不出燃氣輪機的,需要企業、高校及科研院所組成產業聯盟。杭汽輪已經是這個產業聯盟的成員,也是浙江省兩機專項的主要成員。”不過,在“兩機專項”這一國家工程獲得政策力挺時,杭汽輪B于2017年8月公告稱,公司將50MW功率等級燃氣輪機研發項目轉讓給杭汽輪集團,由杭汽輪集團下屬中央研究院負責上述燃氣輪機基礎技術研發工作。

面對市場的不解,杭汽輪似乎也有自己的苦衷。鄭斌對記者稱,燃氣輪機的研發,是一項系統工程,不是說一年兩年就可以做出來的,可能要五年、八年、十年,甚至更長。在這種狀況下,我們考慮到:第一,中小股東眼前的利益,如果我們現在往燃氣輪機研發方面投入大量的資金,對整個杭汽輪的財報數據可能會有很大的影響,這將牽扯到我們中小股東當前的利益;第二,希望通過這種轉讓之后,讓杭汽輪能夠更專注于當下的工業汽輪機研發制造;第三,我們也希望通過這個項目爭取政府研發資金的支持,集團公司作為一家國有獨資公司相比上市公司更便于爭取政府針對燃氣輪機研發的支持反哺資金。

在將燃氣輪機研發項目轉讓給大股東時,杭汽輪自身也未放棄燃氣輪機的業務。目前,杭汽輪涉足燃氣輪機的業務,主要通過與德國西門子合作,開發燃氣輪機在國內分布式能源等產業的應用。“上市公司與西門子的項目合作有助于杭汽輪對燃機市場和技術的了解與學習。杭汽輪集團立足于自主研發,著眼于燃氣輪機未來發展。二者不矛盾。我們也公開承諾了,如果一旦有技術成果了,杭汽輪集團是絕對不生產,會把這個技術再轉讓給杭汽輪上市公司,這個是我們的承諾。”

 

 

  • 上一條新聞:

  • 下一條新聞:
  • 關閉窗口】 【TOP
    ·杭州汽輪動力集團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浙ICP備013034553號-1 首頁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多乐彩开奖结果今天